娱乐播报

当前位置:聚福彩票 > 娱乐播报 > 人生谈三部曲之:我们活着——观影禁片《活着

人生谈三部曲之:我们活着——观影禁片《活着

来源:http://www.orv-cn.com 作者:聚福彩票 时间:2019-09-01 14:40

    不知道让娄烨来拍这部电影,会不会把那段特殊的日子呈现的更加普通;不知道让姜文来拍这部电影,会不会让影片中午后的云间变得阳光灿烂;不知道让美国国籍的陈凯歌来拍这部电影,会不会能够轻易地掀开历史的帐帘儿;不知道让昆汀·塔伦蒂诺来拍这部电影,会不会把它变成一部cult片;不知道让北野武来拍这部电影,会不会着重表现60年代以后的那段故事;不知道让余华自己来拍这部片子,中国大陆的土地上,以后还会不会有余华这个名字。
 
    不知道。
 
    这是一部可以有太多可能性和延展性的片子,我只知道张艺谋来拍了这部电影,让人们在看影评的时候,分不清楚笔者是看过原著还是没看过原著的人。在某种角度上说,张艺谋成就了这部中国电影史上的经典,自己无法超越的高峰,只是在某种角度上。
 
    通常情况下,当一部影片好过原著的时候,看过原著的人,都会赞扬改编过的影片;通常情况下,当一部影片没有超过原著的时候,看过原著的人,都会批评改编过的影片。但起码你会知道,哪些影评是看过原著的人,哪些影评是没有看过原著的人。而看了张艺谋的《活着》,再看看影评,真的分不清楚了。张艺谋的妥协,让这部片子少了原著中的黑暗讽刺,但也多了一些对原著的延伸的空间。唉,老谋子,你说你何必呢,磨了半天棱角,已经不那么扎人了,还是被禁了,你还不知道吗,这帮孙子满身创口,一团棉花都能让丫疼半天,何况是搓掉了利刃的方天画戟呢,到不如干脆举起狼牙棒,劈头盖脸,讽他个淋漓,刺他个痛快。
 
    不得不说,世界上的大多数禁片,不一定是好片,当然是在大多数人看来,那些cult片子,只是迎合了少数人的特殊口味,就像我这辈子也不会喜欢上吃猴脑,乳鼠,果子狸一样,对于大多数世界禁片,cult片,只看看他们的介绍,我就已经望而却步了。但是,中国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大多数中国的禁片儿,都不cult,反而让人在锁了门儿,拉了帘儿,关了灯,屏住呼吸看完之后,都大呼过瘾,《盲井》如此,《天浴》如此,《颐和园》如此,《阳光灿烂的日子》如此,《苍井空制服系列作品展》如此,《小泽玛利亚无码全集》如此,当然,《活着》也是如此。
 
    有时候,中国禁片就跟邻国国粹影片一样,看之前魂牵梦绕,憋得难熬,看之后疲惫不已,洗洗睡觉。邻国国粹是因为看完了,发泄完了,也就完了,只静待下一次性激素分泌,荷尔蒙大爆发就行了;而中国禁片则是因为那惊喜之后的兴奋虚脱,就像两位老家儿给我包办了婚姻之后,我只能忐忑的祈祷别是凤姐那种极品我就阿弥陀佛了,但等我掀开了洞房帘儿,挑开了红头盖,看到了新媳妇儿是高圆圆之后,激动地心律失衡,头冒虚汗,无法言语,只能先歇歇了。
 
    当文字的二维变成了影像的三维的时候,原本一幕幕想象中的画面活生生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当绝望的规劝,粗野的骂娘,惊喜的欢笑,平淡的风声,顿挫的秦腔,都从看变成听的时候,那种粗野就更加粗野,惊喜就更加惊喜了。张艺谋用他扎实的功底和对中国,对原著的责任感,完成这部影片。如果不是那些妥协,不知道会不会在当年击败《低俗小说》,问鼎金棕榈。
 
    得不得大奖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中国禁片”这四个字儿,已经给这部影片,披上了最华丽的外衣,注定了它的不朽。

当活着的唯一目的只能是为了活着,这个时代必然是不幸的。 ——海飞廉

图片来自网络

历史是个任由大人打扮的小姑娘,但谁也无法抹去她来过的痕迹。

《活着》是一部禁片。这或许能激起一些人特别是年轻人的好奇心,当然它的禁播不是因为色情暴力伦理,而据说是掺杂了政治因素。用某流传甚广的原因来说,就是因诋毁社会主义法制、诋毁政党执政能力,致使迄今不能在大陆公映。我是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观看了这部其实现在网上到处都可以找到的所谓“禁片”。在我眼中,按照时下的评判标准,就只有一句话“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禁它还不如禁某些好莱坞和日韩的脑残片来得更有政治效应、经济效应和社会效应。还有人说是当时导演报审不积极,就是想用“中国大陆禁片”的名头造势,打开国际市场。当然这也是上个世纪所禁,由不得我去评说当时的具体原由了。

《活着》还是一部老电影。它甚至比校园里许多学生的年龄还大,1994年就出品了,看过的人应该不会太多,但说起电影的导演张艺谋、主演葛优和巩俐却一定耳熟,说起余华的同名原著小说《活着》和改编的电视剧《福贵》却可能会有所耳闻,再说起它同期陈凯歌导演、张国荣和巩俐、张丰毅领衔的《霸王别姬》却肯定不会太陌生了。两部影片都展现了中国社会最动荡、变化最激烈、感官最复杂的那些个时代,从小人物的境遇透出了对人的生存状态、人生的意义、人性的拷问与思索,也还都有一条传统文化的线索,《活着》的皮影戏和《霸王别姬》的京剧。而且,这两部影片又都先后获得了戛纳国际电影节的大奖,说是张艺谋和陈凯歌这两位中国第五代导演的较劲之作也不为过。联系当时的其他文艺作品,说是上个世纪末对这段历史的集体反思也比较可信。

《活着》确是一部好片子。网络上各路大神评分9.0以上的高分不是盖的,各个视频网站动辄上千万的播放量也不是吹的。它给了我们一个了解历史的机会,特别是那个岁月的政治运动和底层生态,大动荡里的城镇小赌场、国共大战场,大跃进中的全民小钢炉、公社大食堂,大文革下的革命小干将、权威大批判,以黑色幽默的形式一一呈现观众面前。历史是个小姑娘,任人装扮,看惯了齐耳短发学生装,不如再看看羊角辫子小花袄,虽然这也可能是有人画出来想给你看的,但你只要睁大眼睛,就可以看得到更多的真实,自然也就能从中得到更多的启示思考。历史终究是历史,无论人们怎么打扮它,也无法抹去它存在的痕迹。这是时间的印记,才是最具有力量的。影片作为时间的记录者,其魅力也恰恰在此。

图片来自网络

个人是任由历史摆布的小蝼蚁,谁都不能摆脱无法掌控命运之痛。

“活着真好”,这句话对于个人来说或许真的是好,但对于一个时代来说却未免是一种莫大的悲哀。《活着》将历史浓缩为个人命运,以福贵一家的坎坷命运为主线,讲述了福贵和他家人生离死别的几十年,从不同年代的不同境遇,透视出一个个时代的乱象。从解放战争、大跃进到文化大革命,他们的生活渐渐地变得麻木,在不断的失去中最后只剩下了“活着”。

在观影过程中,当福贵输光全部家产父亲被他活活气死,我只是摇头无语;当拉福贵民夫的国军溃逃后留下整营活活冻死的伤兵,我也只是暗自叹息;当福贵听到人民政府枪毙夺了他家产的龙二的五声枪声吓得尿裤子时,我只是感慨几句;但当因高烧烧成哑巴的凤霞见到参加“革命”回家的父亲那懂事的笑容,乖巧地听母亲家珍说她奶奶的去世和她的哑声,我垂泪了,就算现在想起还会含泪。

而到后来,大炼钢三天三夜的福贵儿子有庆困睡在学校围墙下,被前去视察的区长春生的汽车倒车撞倒砖墙砸死,文革期间在被红小兵占领的医院里福贵眼睁睁看着女儿凤霞生孩子大出血死去,我都没有流泪。不是因为影片对这个荒谬时代黑色幽默的处理手法,而是已经麻木得没有了泪,也只剩下“活着”。还好福贵和家珍还都活着,还好凤霞还留下了儿子“馒头”活着,还好最后坟前还有人活着能给有庆吃饺子、给凤霞看照片,一切都还好吧……

福贵是不幸的,但又是幸运的,因为他还“活着”。影片中活着并不是福贵一家的专利,每个人都在命运中苦苦的挣扎,赢了福贵家产的皮影戏班主龙二、在战场上找弟弟的国军老兵老全、在共产党部队实现开汽车梦想的福贵皮影戏搭档春生、乐观革命一辈子相信党的镇长、架出牛棚后一口气吃下七个馒头的妇产科王教授……他们的命运就是中国的命运,是最普通的中国老百姓的命运,有些人活过来了,也有些人死去了。在兵荒马乱中,如果没有老全的照顾和春生的陪伴,如果没有皮影戏的一技之长,福贵很可能像老全一样在战场上被一颗流弹打死;如果不是福贵赌输了祖传的房子,如果福贵没有给解放军演过皮影戏的“革命”经历,那地主福贵不是解放后被枪毙,就是在文革中被斗死。

本文由聚福彩票发布于娱乐播报,转载请注明出处:人生谈三部曲之:我们活着——观影禁片《活着

关键词:

上一篇:梦想、死亡与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