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播报

当前位置:聚福彩票 > 娱乐播报 > 我的1942

我的1942

来源:http://www.orv-cn.com 作者:聚福彩票 时间:2019-09-02 14:41

       我们的童年都是被爱国主义强奸的,无论是语文课本还是音乐课本,全都充斥着党和祖国的影子。我真佩服从那个年代活过来的人和我自己!

       我的童年并不凄惨,甚至很完整。偷过杏子,抓过鱼(虽然没抓住过),打过蛇,砍过松树,削过陀螺,玩过弹弓打过鸟(总共打了俩只),挖过野药赚过钱……那时候唯一支撑我做这些事的动力就是我身边的那些给力的伙伴们,在儿时的我的眼里,他们总是无所不能的。跟着他们就算是当个跟屁虫都感觉是跟着老大或者和自己的偶像共事一般令我兴奋不已。我一直想成为像我敬佩的人那样,可惜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

       小学的生活很艰苦,现在回想起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偶尔会在网上看到几张勾起我回忆的照片:几页土坯垒砌一个台子,上面搭一木板,和点稀泥随便裹一下便成一张课桌……通常这一张桌子上挤着少则七八个,多则十来个的翘首以盼,孜孜以求的傻孩子。那时候我们唯一的期望就是赶快升到高年级!听说谁谁是三年级或者四年级(我们小学没有五年级,我们是第一届在本校读五年级的)的就本能地认为,这丫真牛逼!因为两个人一张,有桌屉的课桌三年级以上的学长才会有。我到现在还清晰得记得第一天坐上两个人一张而且有桌屉的桌子时的激动心情,以至于完全忽略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同桌是谁。

       现在想想,我们的生活学习环境都成这样了,他们还不忘给我们灌输爱国主义,我的童年其实还是够悲哀的!
我开始上小学的那个年代,所有的父母都已经开始认为无论如何都一定要让孩子上学,因为我们村有几个因为读书改变了命运的活生生的励志故事,这几个故事就好像是父母们让我们上学的唯一的理由一样,并且每当我们显现出一点对上学读书不满的情绪时,父母和老师们都会说看人家XX书读好了,现在多有出息神马的……可他们谁都不知道,很多孩子的第一次就是在学校没的。第一次挨打,第一次被老师侮辱,第一次被同龄的孩子嘲笑,第一句学会的脏话,第一次知道学校原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甚至有很多我身边的人就是因为上学而选择了不上学!

       令我难忘的还有冬天教室里面架柴火的土炉子,由于年代久远记忆难免有些偏差。以我小学二年级的姿态看,是一间很大的教室中间用土坯和泥垒砌着一个很大炉子。每当冬天来临,学校规定每个学生必须自己上山砍一背篼柴火拿到学校当作是勤工俭学。我记得我姐很厉害,无论砍柴挖野药还是做饭,都堪称女中豪杰。可惜我就不行了,每到冬季开学的时候都会为此担心受怕,因为以我自己的能力是无法弄够一背篼柴火的,就只能求家里人了。诸多细节都已记清不楚了……

       忘记是几年级了,可能是三年级。小学时的我是一个极度害怕权威和制度的瓜娃子,校长每次期末都要说下学期开学没钱交学费和课本费的就不要再来了,我对此坚信不疑。那次爸妈实在是拿不出来足够的钱了,在这两个压力之下一个将要读三年级,对双人课桌充满无数幻想的孩子,像男子汉一样瞒着父母只身去讨债了!父亲年轻的时候脾气不好,和几个村上的人关系闹僵了,包括我去讨债的这家,因为是关系好之前欠的债,关系僵了之后人家当然就不认了。

       那天下午,我一进那家人的院子就冲那家人喊:把我们的钱还了!可能是很激愤的语气……奇怪的是我一点都记不清他们是怎么回我的。我手里好像还拿着一把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镰刀(也可能根本没拿镰刀,是我记忆错乱了),眼泪流的哗啦哗啦的。由于过于激愤,再夹杂一些对大人本能的害怕,嘴里断断续续地说你们要是不还的话我就拿镰刀剁你死们……我记得前后僵持了很长时间,记得那天人特别多,他们都在看我的笑话,我也隐隐约约的听到人群里有人说“杨波周娃还逮!”,但就是没人上前劝我算了或者劝那家人算了……后来钱没讨回来,但我还是顺利上学了,关于这件事的后续报道也就此罢了。

       有时候我也在思考,幸亏我接受了党的洗脑教育,不然我早就成一方恶霸专门从事为民除害的伟大事业了。

       读小学的时候去一趟乡里就如同进一趟城一样,小孩子们都会买这买那的,当然能够下个馆子吃顿饭就更显得有面和神气了!有一次乡里举行全乡小学生体操比赛,我和姐姐都参加了,但是午饭不能回家吃。然后爸妈两个人从兜里面一共搜出来五毛钱给了我俩,两个人五毛钱……但还好,我在红强哥那儿吃了顿饭,姐姐怎么吃的我记不起来了,可能她根本没吃!而那五毛钱,买了一袋零食我们俩分了吃了,记得很好吃……

       ——我的第一篇影评,却和电影本身无关。我想这正是一部电影给观众能带来的最重要的:它让你能够若有所思,能够勾起你关于某个时代的记忆……

本文由聚福彩票发布于娱乐播报,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的1942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