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图集

当前位置:聚福彩票 > 电影图集 > 从“书生救国”谈“阎孝国”之成败

从“书生救国”谈“阎孝国”之成败

来源:http://www.orv-cn.com 作者:聚福彩票 时间:2019-09-07 04:52

《十月围城》结构紧凑,人物鲜明,的确是一部上乘之作。
尤其是导演洗练的镜头语言,即使贩夫走卒引车卖浆之流,皆个个形象鲜活,栩栩如生。短短的两个多小时内,能将诸多人物的复杂故事讲得如此清楚,真有匠人运斧之功。

中新社北京9月18日电 “两岸共话书生救国,探寻烽火文化传承——《朵云封事》新书座谈会”18日在北京举行。

作为大反派“阎孝国”,编导也并未将其简单的概念化,弄成个头脑简单的满清鹰犬;而试图塑造出一个受过西式教育的职业军官,一个爱国重传统的中国男人。
有两个重要的场景:
其一、面对阶下囚的恩师陈少白,阎以师礼事之,不欲加害,好言相劝。席间师生言语冲突,阎的对白极为精彩:“洋人是狼子野心”、“靠你们这些书生救国,中国必亡”确是远见卓识震聋发聩之论。
其二、孙夫人宅前的台阶上,李郁白浑身是血奄奄一息,阎抱刀绕行,不屑于动手;其后,面对阿四的拼死阻挡,阎在痛下杀手之前,不止一次让他放手;这些都说明:阎是一个有所不为的人,并非嗜血成性的杀人狂魔。
而其后的追杀重光一节就有些看不懂了:在陈少白撕心裂肺的的呼喊声中“他不是孙文!”、“重光快跑!”,阎仍面青目赤发足狂奔,杀而后快,直如“怪力乱神”。行为反差如此之大,令人费解?

台北故宫博物院前副院长李霖灿之子李在中新著《朵云封事》一书,通过回溯“中央博物院”相关人与事,还原了蔡元培、傅斯年、李济等知识分子在艰难环境下的文化图存故事。“九一八”国难日之际,两岸历史、考古、文博等领域专家与相关历史人物后人代表齐聚北京大学,研讨抗战烽火下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光大,试图描绘爱国学者群像。

谈“阎”之前,先回顾一下晚清时局和孙中山的革命:
庚子年拳匪之乱(1900年义和团运动),满清政府在朝野之中就已宣告彻底破产了。其间,美英与南方诸省的“东南互保”,已显示中央政权已无力约束地方政府;其后《辛丑条约》的签订,让民间有识之士彻底寒心。而作为国家的重要支柱——军队,则早在镇压太平天国的过程中就私人化了,湘军、淮军、北洋军一脉相承。
庚子年后,出国求学的人数激增,欲求救亡图存之道。
而海外,两个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团体却水火不容:康、梁为首的“保皇会”,主张改革、力推“君主立宪”;孙中山为首的“兴中会”号召革命、驱除鞑虏、创立“合众政府”。两派都拥有自己的报纸,并在各地募捐,竞争十分激烈。1900年,陈少白在香港创立《中国日报》就是为宣传革命,反对保皇会刊。孙中山也有过多次经历:因“保皇党”的抵制,其北美、东南亚等地出售债券募捐,所得还不足支付其差旅费。
孙中山早期的“革命模式”:海外募集资金,资助国内起义。海外募集对象“华侨”,“同志”多为的洪门兄弟:“哥老会”、“三合会”等“秘密会社”; 1903年,为得到海外洪门的支持,孙本人在檀香山加入了“致公堂”。
“孙大炮”外号的得来,一方面是指“不现实”,孙中山建立共和政府的梦想,在帝制时代无异于痴人说梦;另一方面是“信用不好”,其在募捐许诺中的放空炮,处处借钱,次次失败。
由此可见,不论是康梁、还是孙中山,都属于“书生救国”——既缺乏足够的政治训练,又不掌握国内的政治资源,其组织也不是近代意义的政党。(君不见,辛亥革命后,康、孙都被袁世凯老练地玩弄于股掌之间)对摇摇欲坠的满清政府而言,孙中山的革命胜在舆论,但论及实力,仍为“蚍蜉撼大树”。
辛亥革命始于偶然,下级军官熊秉坤的临时起义。武昌起义以后,一个月之内,湖南等十三省相继宣布独立,没有一个地方发生激烈的战争。满清的灭亡,不是革命军以武力推翻的,是清朝自己崩不住了。
而此时,长期流寓海外的孙中山尚在檀香山,已远离中国本土的革命发展。(八卦一下:孙中山南京宣誓就职后,美国报纸报导:一个美国公民当上了中华民国的“临时大总统”)

李在中表示,抗战期间国家罹难,傅斯年、董作宾、李济、曾昭燏、潘天寿等一代知识分子坚守爱国信念,书写了可歌可泣的“书生救国”故事,他们为中国近代科学考古文博事业、民族社会学研究、中国艺术研究体系的发展贡献良多,也为日后中国人文艺术学术蓬勃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本文由聚福彩票发布于电影图集,转载请注明出处:从“书生救国”谈“阎孝国”之成败

关键词:

上一篇:《北京遇上西雅图》,很温情

下一篇:没有了